新饶网-上饶广播电视台旗下资讯网站

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新饶网 -> 社会

山西省长治:一起普通的合同纠纷案为何至今得不到翻案?

    社会 来源:  2019-02-25 11:56:55

  一起普通的河南省佳兴建筑市政工程有限公司诉河南省翔宇置业有限公司、长治惠丰实业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在长治市城区人民法院和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两级法院的枉法裁判中落下帷幕。案件当事人河南省佳兴建筑市政工程有限公司王树芳(男,汉族1975年3月21日出生山西省陵川县人系河南省佳兴建筑市政工程有限公司项目经理现住长治市城区防爆小区东区2号楼2单元1层东户,也是河南省佳兴建筑市政工程有限公司因与河南省翔宇置业有限公司长治分一公司、长治惠丰实业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佳兴建筑”的委:托代理人)至今无法释怀:这起合同纠纷案件,我所在的河南佳兴公司经过一审、二审、再审,各层级的法院和法官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我是精疲力尽,该案同时在新媒体做了首发报道《山西省长治:两级人民法院枉法裁判的新闻调查》,虽然该报道批漏以后引发了坊间和官方的热议和爆料,但案件仍然没有逆转,我公司的权利至今没有实现。

  在王树芳家中,他向记者哭诉:我公司是在2012年2月向山西省长治市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该案事实清楚案情简单,而一审法院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出枉法的(2012)城民三初字第208号《民事判决书》。

  

QQ截图20190225102211.jpg

 

  王树芳向记者说该一审判决送达后,河南佳兴公司不服而向山西省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工程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三条、第四条和《工程建设项目招标范围和规模标准规定》第三条的规定,存在非法分包、转包行为,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且被上诉人河南翔宇长治公司明知其承包的工程按照法律必须招标,为了规避招标,便与原告签订了承包上述协议,又不实际履行,属于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该协议实为由若干格式条款组成的格式合同,其中的格式条款均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第五十二的规定,故应认定该协议无效;一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河南翔宇长治公司按协议约定的固定价向上诉人支付工程款的做法,显失公平。签订合同无效,合同固定价无从谈起。认定河南佳兴公司主张的工程造价是其单方的工程决算书不予确认错误。被上诉人河南翔宇长治公司先是违法分包给上诉人,又拒绝签订正式合同,办理招标手续。工程完工后,无故拖延不予结算,造成上诉人无法支付农民工工资。强行占领本工程,被上诉人河南翔宇长治公司违法首先违约,不应按合同固定价支付工程款;一审法院关于诉争工程移交的定性和认定,严重失实。双方在没有约定竣工日期的情况下,被上诉人长治惠丰公司派人打破玻璃墙强行占领并使用上诉人承建的3#楼工程。应为视为被上诉人河南翔宇长治公司认可上诉人承建的工程已竣工并验收合格,且不得再以工程质量提出抗辩。请求:撇销原判,依法改判。

  王树芳向记者出示了(2013)长民终字第00604号《民事判决书》,在该判决书第6页,河南翔宇长治公司庭审时狡辩:签订的协议合法有效,没有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是真实意思表示,应予维持。按照法律规定只有符合招投标的项目才能进行招投标,本案中工程不属于规定的都标项目,属于棚户区改造项目资金来源是长治惠丰公司职工集资建房。因此,上诉人依据建设招投标管理办法也不能作为认定协议无效的依据,根据合同法解释相关规定,上诉人的法律依据是部门规章,不是法律依据,故不能作为认定协议无效的依据;上诉人以双方没有签订正式合同为由主张无效,其为了达到谋取不正当利益的

  目的,只要签订协议,视为合同价已经接受, 本案中也没有所谓正式和临时合同之说,上诉人应全面履行; 本案中建筑工程款双方约定是固定价格,明确约定了数额,价款中包括了所有风险,告知了可能产生的风险,故上诉人应遵守合同约定的总价。事实上,我们支付了依约支付的价款,而且由于上诉人不正当手段我方多支付了100多万元。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当事人不应谋取利益而否定合同,故应按照合同价款予以支付;上诉人存在合同违约行为,首先没有按照约定按期交工,也没有完成按时工程量,导致我方垫付,造成损失。最后采取威胁手段,给我方造成恶劣影响,故上诉人应承担相关责任。综上,上诉请求不成立,请求驳回。长治惠丰公司未作书面答辩,庭审时口头辩称: 1、我方不是本案适格被告,09年4月和10年1月我方将两个项目通过委托公开招标选择了河南省翔宇置业有限公司为中标单位,签订了合同,具有法律约束力,但本案争议是河南翔宇长治公司和上诉人的争议,故我方不是合同当事人,也不是适格被告。2、根据上诉人和河南翔宇长治公司签订的协议,约定了采用固定价合同,双

  方的约定意思表示清楚,应全面遵守和履行。对计价方式有约定的按照约定计算。综上,合同法律关系已经形成, 应充分遵守和履行,一审认定事实客观,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提出的无理要求违背了法律诚实信用原则。

  

QQ截图20190225102248.jpg

 

  枉法裁判罪,是指司法工作人员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行为。本罪的主体为特殊主体,即仅限于司法工作人员。实际能构成本罪的主要是那些从事民事、行政审判工作的审判人员,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利用职权而枉法裁判,具体包括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审判员及助理审判员等。

  (2013)长民终字第00604号《民事判决书》在“本院认为”中错误的认定:被上诉人长治惠丰公司的福户区改通工程项目,业经秀托山西神舟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有限公司、山西三集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对其此项主体工程和室外配套工程进行了招标。经评标委员会评定,确定河南翔宇置业有限公司为中标单位。双方并签订了《惠丰经济适用住房(棚户区改造)工程总承包合同书》和《长治惠丰经济适用住房室外配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河南省翔宇置业有限公司在中标被上诉人长治惠丰公司的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后,委托河南翔宇长治公司将部分工程分包给有资质的上诉人河南佳兴公司并与之签订了两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也未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在合同签订过程中也未采取欺诈、胁迫、贿赂等不正当竞争手段,而且合同正常履行,被上诉人长治惠丰公司对于工程分包也予以认可,故两份合同应属有效合同。

  记者就本案求证了***大学教授(经录音整理):一、 终审判决认定的事实错误: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3)长民终字第060号《民事

  判决书》“本院认为”部分载明:被上诉人长治惠丰公司的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业经委托山西神舟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有限公司、山西三木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对其此项主体工程和室外配套工程进行了招标。经评标委员会评定,确定河南翔宇置业有限公司为中标单位。双方并签订了《惠丰经济适用住房(棚户区改造)工程总承包合同书》和《长治惠丰经济适用住房室外配套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河南省翔宇长治公司将部分工程分包给有资质的上诉人河南佳兴公司并与之签订了两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也未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在合同签订过程中也未采取欺诈、胁迫、贿赂等不正当竞争手段,而且合同正常履行,被上诉人长治惠丰公司对于工程分包也予以认可,故两份合同应属有效合同。

  

QQ图片20190225102316.jpg

 

  该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实际情况是再审申请人与翔字公司将惠丰公司委托的新七院6栋、西大院9栋等工程中的新七院楼及新院室外配套工程发包给申请人承建:在工程相关批复手续完善井通过有形市场进行招标后,双方重新签订正式合同协议共一份,由翔宇公司留存。协议签订后,申请人于2010年3月进入工地开始施工,期间申请人多次催促被申请人签订正式合同,办理招投标手续,然而被申请人以该工程相关手续未完善为由一再拖延,招标工作至今也未进行,正式合同也未签订。 工程完成后,被申请人一直拖延不予结算。因春节来临,申请人无法支付农民工工资,一度引发群体性纠纷。后经市政府相关部门出面协调,申请人收到了惠丰公司支付的农民工工资65万元。因申请人承建的工程实际造价为1168万元,减去被申请人已经支付的工程款670万元和被申请人供塑钢款25万元以及应交被申请人的管理费、税金97.82万元,合计应扣减792.82万元,被申请人仍欠申请人工程款375.18万元。由于该工程未经招标,违背相关法律规定,导致所签协议无效。

  二、原审的终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长治市中级人民法院在(2013) 长民终字第00604号《民事判决书》“本院认为”部分载明:两份协议均约定了采用固定价格合同,且合同价款中包含所有风险,两份协议的固定价格对双方当事人之间均具有约束力,上诉人河南佳兴公司在签订两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时,知道、或应当知道固定价格合同中包含商业风险,仍然与之签订,并进行施工期间,也未与被上诉人河南翔宇长治公司进行协商,或要求变更协议,仅是在两项工程完工后,要求对该工程的价款重新变更确认,也就是对双方之间合同的变更,但是上诉人河南佳兴公司未提供出证据来证实双方在两份合同之外又重新签订了变更合同,也没有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河南佳兴公司的变更协议,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当事人对建设工程的计价标准或者计价方法有约定的,按照约定结算工程价款。”因此该两项工程的结算价款仍应按照合同的约定的固定价的方式进行结算,即在设计不变,工程不变,价目款就应该不变,现两项工程已施工完毕,工程量没有增加,被上诉人河南翔宇长治公司就应该按照合同约定的价款支付上诉人河南佳兴公司。

  

QQ截图20190225102348.jpg

 

  终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2009年6月17日签订的《承包工程施工协议》严格的讲只是“意向性”协议,因为这一类的工程施工 “协议”在法律上是严格的和符条件的,也就是说应当在工程相关批复手续完善以后并经过法定的招投标程序而签订的正式协议才是有效协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条明确规定: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然而申请人与被申请人意向协议签订以后,申请人于2013年3月进入工地开始施工,期间申请人多次催促被申请人签订正式合同,办理招投标手续,然而被申请人以该工程相关手续未完善为由一再拖延,招标工作至今也未进行,正式合同也未签订。

  山西省长治市一审二审再审人民法院故意违背事实枉法裁判的行为,性质严重、情节恶劣、后果影响极为重大,媒体将持续关注跟踪报道。来源:《央视法律监督在线网》作者:王军原文http://www.qyjlbd.com/a/jiuye/20190225/5645.html

推荐阅读